蘭花學術與產業

蘭花?

大部分中國人首先映入腦海的是傳統文化中蘭花獨立、高潔、素雅的形象,“芝蘭生於幽谷,不以無人而不芳;君子修道立德,不為窮困而改節。”這句記載於《孔子家語•在厄》的話,奠定了蘭花在中國人心中的形象,而王者之香更是形容謙謙君子高尚氣節的代表(圖一)。

lanhui-image-21020701
圖一

而在世界上,蘭科是有花植物中最大的家族,擁有各式各樣的形態(圖二),從喜馬拉雅山麓到婆羅洲的雨林,從西伯利亞的河岸邊到乞力馬札羅的冰川下,從洛基山脈到亞馬遜平原,都能尋覓到蘭科植物的蹤跡。熱帶是蘭花的大本營,每年的春夏花期,蘭花開滿了熱帶雨林裡的每一處它們能夠到達的角落,它們是熱帶綠色生命的霸主。它有一種神祕的吸引力,令人難忘,除了蘭花,世界上恐怕再也難以找到第二個植物類群,能夠在每一個不同的時期,令數以億計的不同文化背景、教育層次的人類如此著迷與瘋狂追逐。

lanhui-image-21020702  lanhui-image-21020703
圖二:仙履蘭與彗星蘭

蘭花學術與產業

全世界的蘭花原生種約有25,000種,而台灣人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創造超過30,000種的雜交品種,並改良蘭花生產、栽培、貯運等技術,才使得蘭花能夠量產且外銷全世界,也造就今天台灣是全世界最大蝴蝶蘭輸出國,享有「蘭花王國」之美譽。

這份屬於台灣人的堅持與努力不懈的養蘭花精神得以揚名全球,讓蘭花呈現了台灣的堅實與精采。台灣擁有培植蘭花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,也在培育技術上不斷創新開發,使得年年在國際花展上獨領風騷,奪得世人的關注。蘭花研究也在國際上享有盛名,台灣蘭花也為台灣農產品出口帶來龐大商機。然而,隨著產量的增加,價格降低,台灣也面臨生產過剩與滯銷的問題,甚至是面臨國外競爭者的攻訐(一間蘭花公司打敗一個蘭花王國)。企業化量產雖是發展產業最重要的要素,但若無不斷研發新技術,發展成品牌並轉型開發多樣化新產品,蘭花產業勢必面臨泡沫,不容易永續發展。

「台灣蝴蝶蘭」是一個重要的品牌,它代表著台灣人在這塊土地上近百年的努力,雖然台灣只有兩個蝴蝶蘭原生種(台灣白花蝴蝶蘭;小蘭嶼蝴蝶蘭),但我們擁有全世界唯一以單一作物所建立之科學園區(台灣蘭花生物科技園區)。目前全世界花卉市場中之蝴蝶蘭有70%來自台灣,雖擁有這樣的優勢,但蝴蝶蘭王國的稱號卻岌岌可危,荷蘭、韓國、日本、中國大陸、東南亞等國家皆緊追在後。由於台灣之蘭花產業屬於小農制度,雖然其為台灣農業界最具規模之經濟作物之一,但終究不具有工業的規模,蘭花產值也因此受到波動。為解決現今的問題,應將蘭花產業視為一個工業的雛形,並將其由農業轉型為工業。如何將蘭花栽培企業化、標準化是重要的一環,蘭花品種身份認證並提供生產履歷也是不可或缺的課題。蘭花企業化量產後,如何利用它作原料創造另一個高價值的新產品,也是必須思考的問題。

最後,我們必須落實台灣蝴蝶蘭之品牌,創造屬於台灣的蘭花文化,才能延續並且區隔市場。因此,如何將蘭花育種背後的努力,許許多多花農的心力和不斷嘗試、試驗和努力的碩果轉換成品牌,重新形塑每一種蘭花之意向與價值,必能建造台灣蝴蝶蘭更高之價值。

 

回到頂端